半霎催归雨

慎点关啊各位小天使,毕竟我可是百八十年不更新的主…

小英雄乙女向语C,微审,禁白。欢迎大家来玩,占tag致歉

【我英乙女】小龙虾 轰焦冻/相泽消太 慎入

好我又瞎写了
现在走还来得及
ooc+私设慎入
前方高能ooc预警
啊以及如果您喜欢请留下红心蓝手
谢谢您♡

轰焦冻

        解决完一个持刀抢劫然后被围堵再然后个性大暴走的敌人,差不多已经六点过了,想了想还是打了个电话回家。
        “……焦冻?”声音软软的,像是刚睡醒的样子。
       “你在睡吗?抱歉。”轰似乎想象出了小姑娘躺在床上迷迷糊糊听他讲话的样子。
        “没关系哦…”你拍了拍脸,企图让自己清醒一点,虽然并没有什么用,“怎么了吗?”
       “我今晚…可能晚点回家。”轰余光瞥到了拿着本子和笔的小警察一副要找他做笔录的样子。应该是新来的吧,因为拿着笔的手还在颤抖,不知缘由的双眼常含泪水,不知道的还以为他轰焦冻欺负警察。
       “嗯…”你昏昏欲睡,迷迷糊糊的听着,十分敷衍的应着,“好…”
       “抱歉。”良久,他憋出一句话,然后听见你在电话另一头轻笑。
       “没必要道歉哦…”你眯着眼睛笑了两下,像是突然想到什么,“啊…我夜宵想吃小龙虾…”
        “嗯,好”轰带着笑意应声,表情温柔的不像话。
       在轰身后的小警察忍不住用本子盖住了脸,进行一番心理挣扎:?????怎么回事?前辈不是说英雄焦冻是个面瘫脸吗??这副宠溺夫人的表情怎么回事???我不小心看见了是不是要被灭口???
       “笔录,开始吧”小警察移开挡住自己视线的本子,顺着眼前的英雄目光的方向,看到了太阳落山前撒下的余光。
       “我要回家。”
        “妈妈,他好帅。”小警察面无表情的想。
        恭喜英雄焦冻又收获颜粉一枚。

相泽消太

        相泽知道他家小姑娘能睡,但没想到原来这么能睡。
        从她中午给自己发短信说是要午睡开始,一直到现在,他完加班回家,并且洗完澡吹完头发,盘腿在坐在床上看了你有半个小时左右,然而这期间你丝毫没有要醒过来的意思。
       这个午睡的时间很缺乏合理性啊…相泽摸着后颈,将你从床的一边睡到另一边的过程尽收眼底。
       正当他要掀开被子把你抱进怀里关灯睡觉的时候,你似乎醒了,伸手拽过他的枕头抱在怀里,嘟囔了一句“小龙虾”后翻了个身。
       ……小龙虾?看来是馋了。相泽无奈的叹了口气,正好对上你刚睡醒有些迷茫的眸子,然后看你吧唧吧唧嘴,半瞌着的眼睛又闭上,整个人又缩回被子里。
       哦,原来还没醒。他伸手要关灯,你却在被子里找到了他在的位置,然后扑出来抱住他的腰,倒是吓了他一跳。
      “怎么?”他摸摸你的头。
      “せんせい(老师)…”刚睡醒的声音有点沙哑,“おかえりなさい(欢迎回来)……”
       “嗯”他帮你理好有些乱的发丝,“ただいま(我回来了)。”

       好我又瞎写了十分抱歉(鞠躬),以及为什么相泽老师篇有日文呢,因为我觉的逼格比较好(误),因为我觉得用日文比较可爱,如果有错的话请指出,毕竟是百度翻译啊哈哈哈哈。
        然后宣个群小英雄乙女向语c的群  791166403,里面简直是夫人们的天堂!确定不来吗!只要791166403就可以进入夫人们的天堂哦!
        最后如果喜欢的话留下红心蓝手哦
        谢谢您♡

【我英乙女】初见 相/爆 ooc 慎入

前方ooc高能+私设高能请慎入!
又是临时写的又乱七八糟
慎入
以及如果喜欢请留下手手和心心
谢谢小天使们



相泽消太(第一人称)

        第一次见面?
        好像是某天的午休,我在回教师办公室的路上,看见她鬼祟的抱着袋子在教学楼下徘徊。
        应该没有学生会在这么热的天气里不休息还带着奇怪的东西跑到这儿转来转去吧?我这样想着,以为是悄悄混进来的敌人,正要用束缚带抓人的时候,却看见她突然跪坐在树荫下对着草丛软软的叫了一声“喵~”,只见一只半大的小奶猫窜了出来,边叫着边过去蹭她的腿。
        “乖~”摸了摸小猫的头以示安抚,从袋子里掏出便当盒来,但是盒里面装的却是泡软的猫粮。
        小猫又叫了几声后似乎闻到了食物的香气,朝着食物的方向走去。而带来它的食物的人却只是看着大快朵颐的猫咪,露出了欣慰的笑容,并没有要吃午饭的意思。
        真是欠缺合理性啊用所有的午餐钱买给小猫食物,真的是又傻…又可爱…



爆豪胜已

       爆豪妈妈带着六岁的爆豪胜已出门买菜,回家的时候偶然遇见了多年的好友和她的小女儿。
       小女孩大约5岁,牵着妈妈的手打量他。
       “臭小鬼你看什么看?!”语气不善。
       “臭小子给我有礼貌一点!”爆豪妈妈一巴掌拍在了自己儿子的后脑勺上,看着朋友的女儿“哒哒哒”地跑到她妈妈的身后,有些歉意的笑笑“对不起啊小姑娘,胜已!快来道歉!”
        “哈?我为什么要向这个弱的要死的小鬼道歉啊?!”他的手里发出噼里啪啦的声音,然而话音刚落就被一瓢水淋成落汤鸡。
        “………”
        “???”
        “那个孩子……是个性觉醒了吧……?”
        “嗯…大概吧……”
        “还真是厉害的个性呢。”
        “啊是吗。”
         爆豪胜已第一次见老婆语气不善,并且被老婆浇了一身水。


谢谢观看!

ps:末了来宣下群,小英雄乙女向,群号809623193,欢迎来玩【【说白了这篇是为了宣群而乱写的……啊哈哈……十分抱歉我下次一定认真!!!
pss:群里的黑久夫人很期待黑久哟
psss:留下手手和心心的小天使们再一次感谢!阿里嘎多!

不瞒大家说,我刚有个大胆的想法,然后这个大胆的想法忘记了……

【我英乙女】你们之间 相泽消太/死柄木弔

相泽消太/死柄木弔
前方ooc+私设预警
写的急应该非常烂,慎点
如果喜欢请您留下红心蓝手
谢谢小天使们

相泽消太【恋情尚未公开,同志还需努力】

         想试试睡睡袋的感觉,你这样想着然后凭着娇小的身躯钻进了他的睡袋,在他的胸膛处蹭蹭。
         “……你为什么会在这里?”相泽老师睡得迷迷糊糊,发出疑问。
        “老师…外面超级冷!”说着抱紧了他的腰,以防他拎着自己的衣领给丢到床上去。
          “……所以你为什么在这里?”相泽消太半睁着眼睛搭上了小女友冰冰凉凉的脸,相泽老师并不是非常明白为什么在开了暖气的室内还能弄成这样。
          “老师~”你的手覆上相泽消太的手,抬眼bulingbuling的看着他。
         “……知道了。”相泽老师接收到了你想一起睡的请求,捏了捏你的脸然后把你的头按向他的胸膛,“睡觉。”
         计划成功的你笑了两声,伴随着“相泽老师的睡袋真暖和”的想法与周公相会。

【论第二天醒来两个人头发打结在一起梳都梳不开的解决办法】

死柄木弔

       看起来要下雨,你托着下巴看着从外面一直往明亮处飞的小飞虫。
         “xx小姐可以帮忙去窗户下面点两只蜡烛吗?”黑雾第n次用纸张捏死了飞来飞去的虫子。
       “ok~”敌联盟的窗户很高,你甚至觉得这是在针对你和渡我。凭什么荼毘、死柄木弔和黑雾先生能轻轻松松的打开和关上。
        “不公平啊不公平。”你嘟嘟嚷嚷抱怨着爬上了椅子点燃一只蜡烛,准备点第二只的时候却发现点火器好像不能用了,你转身去叫黑雾,“黑雾先生,点火器好像坏……了…”话说到一半的你仿佛闻到了头发烧焦的味道,还没来得及转身查看就被人拖下了椅子。
        “蠢女人你在干什么蠢事?”你仰头看到了灰蓝色头发青年干裂的嘴唇,“黑雾。”
       “弔君?”你看着他捏着你烧掉的头发。
        “只是让xx小姐帮忙点下蜡烛…”黑雾显然没预料到你点个蜡烛会烧到头发。
         “哈?你也不怕她烧了敌联盟。”他拖着你上楼,撩下一句“这种事叫荼毘做。”
        关上房门后他找了两把小剪刀来,帮你挑出发尾被烧弯曲的发丝然后剪掉。
       “呐,弔君…”你仔细的挑拣,开口叫他。
       “闭嘴火都点不好的笨蛋小鬼。”他毫不留情的吐槽你。
        “诶,真过分…”你放松身体向后到,撞上了他的肩膀。
         他悬在半空的手揪着你脸上的软肉一阵揉捏,“你没看到有剪刀吗?”
        “没有~”
        “笨蛋。”

【然后两个人挑了一晚上的头发丝眼睛都快炸了。荼毘表示老子不是点火的。】

      ps:南方的孩子要是大水蚁多的话可以在不会着火的情况下在窗外点根蜡烛,一根不行就两根,没有什么大水蚁是蜡烛解决不了的,亲测有效(pss:我用的是玻璃杯的那种蜡烛)。弔哥那篇点蜡烛引虫子然后不小心烧到头发是我本人今天干出来的蠢事没错,挑头发丝简直眼睛要瞎了,而且我今天还刚剪短了头发(微笑中透露着mmp),小伙伴们点蜡的时候要小心。欢迎评论,谢谢您

【我的英雄学院乙女向】关于长发 轰/爆豪/绿谷 ooc,慎入

A班三巨头
ooc预警【【可能吧我不知道…
下面可能乱七八糟还ooc
现在走还来得及哦
以及如果喜欢请留下红心心和蓝手手哦
感谢您!




轰焦冻



        他洗完澡出来的时候,你坐在地毯上,肩上披着条毛巾防止湿发弄湿衣服,揪着小缕头发顺着。看见你身旁还散落着吹风机,他心底了然,恐怕是吹了一半嫌麻烦。
        “在想什么?”他走到你身后轻而易举的把你抱起放在沙发上,用披在你身上的毛巾抱住了你的头发,熟练的控制温度帮你烘干头发。
        你叹了口气干脆向后一仰整个人靠在他身上“焦冻,你说我要不要去剪短一些头发?”你朝桌上自己摆出来的镜子看了一眼,下一秒就被毛巾挡住了视线,头顶传来温热的感觉。
        “长头发吹干好麻烦…可是留了这么长也舍不得剪掉啊…”你低头揪出一缕干了的头发打了个结,听见身后的男人在笑,不服气的用头去撞他。
         毛巾被拿开丢在了一边,他伸手抱着你,贴上你的脸颊,“喜欢就留着,剩下的我来解决。”



爆豪胜己



       你从卫生间里拿了吹风机出来,看见爆豪坐在床上打游戏,东西往床上一丢扑过去抱住了他精瘦的腰。头发上剩余的水弄湿了他的衣服,不出所料的听见了游戏失败的提示音。
        他看了眼屏幕上“game over”的字样然后把手机丢到一边去,伸手去拿吹风机插好插头,“水弄到我身上了笨蛋女人。”把你拎起来坐好,用吹风机吹了下你的脸。
        “呜啊!”你用手挡住了脸,骂了他句“笨蛋胜己”。他看到你这个样子心情颇好,甚至还自动忽略了你骂他的话。
        房间里只剩下吹风机出风的声音,你乖乖的坐着享受来自暴躁恋人的温柔服务,觉得真是幸福极了。
         你忍不住打瞌睡,腿盘久了也有些麻,吹风机的声音戛然而止,你往他身上倒,被他稳稳接住放倒在床上还给你盖好被子。
        “笨女人。”卷好吹风机的线,看了你昏昏欲睡的样子,拿衣服进卫生间倒腾了好一会儿才出来。
        他掀被子躺进来,不用他招手你就颠儿颠儿的往他哪里贴,抱着他迷迷糊糊的问,“胜己会觉得帮我吹头发很麻烦吗?要不要我剪掉啊?”
         他沉默了一会儿,用自己的手抱住你的手放在心口,“不用了。”你迷糊之间感觉有东西套在自己的无名指上,“结婚的时候盘头发好看。”



绿谷出久



        你今天想梳头发,并且拒绝了让绿谷要帮忙的建议,然而老天就是不让你如愿,你已经成功弄断了三根皮筋。
        他靠在卫生间门口无奈的笑笑,“不如我帮你吧?”
        手举了那么久也酸了,听他这么说干脆放弃,手一松就扑倒他的怀里。他轻轻的帮你拢好头发,单手环着你的腰将你抱回镜子前。
        你气鼓鼓的看着他熟练的动作,想着怎么自己就弄不好呢,手指敲敲洗漱台,“为什么身为NO.1英雄的你给女孩子扎头发会这么熟练!”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嘛。”他帮你束好头发,有些无奈的笑笑,“毕竟从你留头发开始就是我帮你扎的。”
        “剪头发!”你转过身去,双手挂上他的脖子,鼓起了脸颊,“然后再留,我可以慢慢学的!”
         “好啊。”他轻笑一声,把你抱起坐在洗漱台上,亲了亲你的脸颊和嘴唇,“总之长发短发都好看。”

隔壁吴老师你等等! 〔2〕 〔勋鹿/灿白〕 〔ooc甚多,慎入〕

#校园青春偶像剧#
#面瘫心黑勋x美貌纯洁鹿#
勋鹿   灿白
后面有其它cp会加tag
私设很多,ooc也很多
以及不喜欢就别看,不接受撕逼。
以上能接受,客官往下看。

隔壁吴老师你等等!〔2〕


       鹿晗一路狂奔回寝室,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儿响叮当之势开了门又关上门,靠在门板上喘气。
       “鹿晗你遇上鬼了?”边伯贤穿着裤衩盘腿坐在床上,天气热所以刘海扎成一个小揪揪,端着老坛酸菜看着鹿晗的样子还挺喜感的。
       “伯贤~!”鹿晗扑过去一身汗也就蹭着边伯贤。
       “卧槽!鹿晗你给老子起开!起开!”边伯贤一手端着泡面一手还要撑着床明显有些吃力,“面!面!面要撒在床单上了!”
        所以最后那碗老坛酸菜面还是不负众望地撒在了边伯贤的床单上。
       “鹿晗。”边伯贤对着鹿晗比了下中指,床单卷成一团砸他,“床单没洗干净别回来见我!”
       “伯贤!”鹿晗随意的把床单丢在桌子上,掐了边伯贤正在看的美剧,端坐边伯贤床位对面的椅子上。
       “有屁快放。”边伯贤铺好了备用的床单,挥了挥手妄图驱散老坛酸菜面的味道。
      “吴世勋跟我搭话了!”鹿晗的眼睛亮晶晶的。
       “喔,恭喜啊。”边伯贤脸上笑嘻嘻心里mmp,把装着老坛酸菜面残骸的塑料袋打了个结。
       “他问我叫什么名字。”鹿晗有些飘飘然,像个小孩儿一样坐在椅子上晃来晃去,“我说我叫边伯贤~”
       “喔……等等?!”边伯贤本来打算随便应两句糊弄过去,却突然听到自己的名字,于是端着崭新泡面的手一顿。
      “卧槽你就这么阴我?!?!你叫边伯贤那我是谁?!”边伯贤抓着鹿晗的肩膀来回摇动,“我有主了!!!有主了!!”
        鹿晗被他摇的有些晕,痴痴笑着像是个小傻子。
       吴世勋回家的时候天都快黑了,领着外卖盒子开了家门。
      厚实的窗帘拉的紧紧的防止一丝光线透露出来,也没开灯,唯一的亮光是朴灿烈面前的电脑屏幕。
      也不知道朴灿烈在看什么电影,背景音乐有些诡异,在这种环境下显得更加诡异。吴世勋忍无可忍地打开灯,道:“不知道的以为我们家闹鬼。”
       “要不要一起看?”朴灿烈抬头看了眼吴世勋,视线移到他手上拎着的袋子。
       朴灿烈去倒了饮料,吴世勋去重新热了外卖。
       两个人端着饭碗坐在笔记本前面颇有乖宝宝的样子。
      “我们学校有几个边伯贤?”吴世勋往嘴里送了口饭。
      “一个。”朴灿烈喝了口饮料。
      “我课上有个学生说他叫边伯贤。”吴世勋夹了肉来吃。
      “你遇到的是假的边伯贤。”
       然后两个人就安安静静的吃完了晚饭,在用剪刀石头布决定谁去丢垃圾。
       ……
      课后鹿晗和边伯贤被老师叫去整理资料。
      “伯贤我们中午吃啥?”
      “啊……”边伯贤突然想起来昨天金钟大和都暻秀给他安利的店,“钟大和暻秀说校门口有买酸辣粉很好吃!”
      “行啊那我们中午吃酸辣粉啊。”鹿晗用手扇了两下,“好热啊我们快走。”
      边伯贤?吴世勋眉头一皱发现事情并没有那么简单,即使的在他们俩转过拐角下楼梯之前走出办公室叫了一声“边伯贤。”
       “谁叫我?”边伯贤回头去看,看到吴世勋的一霎那笑容都僵了。
       “那有人叫你啊。”鹿晗已经下了几个楼梯,又回头去找边伯贤,顺着他的眼神看过去,瞅到吴世勋的时候感觉从头到脚被浇了盆凉水,不仅不热了还有点冷。
      “喔……边伯贤啊。”吴世勋拖长了尾音,揣着书边走近边打开边伯贤的学生证对比鹿晗和照片上的脸,然后把学生证还给真正的边伯贤,“长的不太一样啊。”
   
      
     

隔壁的吴老师你等等![勋鹿/灿白][ooc甚多,慎入]

#校园青春偶像剧#
#面瘫心黑勋x美貌纯洁鹿#
勋鹿   灿白
后面有其它cp会加tag的
私设很多,ooc很多
以及不喜欢就别看,不接受撕逼。
能接受的话客官往下看。

隔壁的吴老师你等等![1]
    

鹿晗,根正苗红的大好青年。大一对着寝室一众基佬拍胸脯表示自己是个纯爷们儿,然后大二开学没多久就被某个临时来代课的老师给掰弯了。
      鹿晗喜欢那个叫吴世勋的老师,喜欢到抱着枕头在那小的可怜的宿舍床上把边伯贤刚整理好的被褥弄得乱七八糟后被边伯贤携金钟大和都暻秀一顿打。
     之后开始每天对着室友感叹:有这么帅的男朋友做基佬也值了!
      作为双生狗的边伯贤鼓励鹿晗爱要大声说出来。但是鹿晗并不敢,因为他在校园的小道上见证过无数次吴世勋面瘫着一张脸拒绝了无数男女的情书,看的鹿晗一阵暗爽,然后更加不敢找吴老师表白。所以只能偷偷的跑到吴世勋在的班级里听课。
      一次课后吴老师意外的很鹿晗进行了第一次友好的对话。
      昨天晚上看吴老师的照片看的太晚,导致严重的睡眠不足,鹿晗安慰自己伴着吴老师的声音睡觉也是件十分幸福的事情,然后趴在桌上睡了过去,直到下课铃响都没醒。
     吴世勋收好东西的时候还看见鹿晗趴在桌子上睡得正香,看了眼手表发现这个学生真能睡,从第一节课开始睡到下课人都走光了都没醒。拿着教材走到鹿晗桌前,却被他书本上用铅笔画的小人所吸引,仔细一看好像在画自己。
      画的不错。吴老师这样评价,然后把实现转到这个睡得不省人事的学生脸上。满满的胶原蛋白,睫毛又长,脸上还有睡觉睡出来的印子,吴世勋突然觉得他有点可爱,忍着要捏脸的欲望在桌面上敲了两下。
      鹿晗在梦里他正在和吴老师表白还即将成功了!突然就有几声奇怪的声音响起吴老师就不见了。鹿晗半梦半醒地换了个姿势趴着看着眼前站着的人,这个人是谁啊?好像吴世勋喔……嘿嘿……
      卧槽?吴世勋!鹿晗条件反射的站起来,不仅清醒了许多背后还一阵阴凉。串课睡觉还被老师抓到了怎么办?在线等挺急的。
      “老…老师你好…”鹿晗底气不足有些尴尬的说道,瞄到书本上的小人一个激灵就把书合起来。
       “同学,下课了。”吴世勋靠在他前面的桌子上看着他,想着每次点名好像都没叫到这个学生的名字。
      鹿晗看了看四周,偌大的教室真的只有他和吴世勋两个人。想到是独处突然就脸红了,有些结巴道:“对…对不起我马上收拾!”
      吴世勋面无表情地看着鹿晗把东西往书包里塞,开口道:“你叫什么?”
     鹿晗收书包的手一顿,脑子像是打结的线。“他不会要扣我分把?”“啊啊啊啊啊!他对我的印象不好了怎么办!!!”在这生死攸关的时刻,鹿晗用了平生最快的速度拉上书包拉链,撂下一句“我叫边伯贤”后冲出了教室。
       突然独守空教室的吴世勋有点发蒙,随即反应过来,他说他叫什么?边伯贤?动手翻了翻口袋,掏出张学生证来,翻来了首页,皱着眉盯着那张与鹿晗大相径庭的脸看了许久后又盯着用宋体字打出来的边伯贤看了一会儿。
      吴老师表示我眼睛没毛病。这长得不一样啊!